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苹果卷 > 内容详情

那些迷失在岁月里的风

时间:2019-07-15来源:黑客情缘网 -[收藏本文]

岁月稀释着日子,也成熟着曾经那颗幼稚而单纯的心。现实总是愁人的,而一只少年时代折就的千纸鹤,也根本无力飞过岁月的天空。在岁月的天空中,它还太脆弱,经不起一阵阵风的吹逝,它所能承载的只是一个人的梦幻,永远也不可能到达幸福的彼端……

那个 昨天的昨天,依然还是记忆犹新。那时我们都还很小很小,但我们做的事却很大很大,大得足以惊动整个世界。那时的我们无心期盼花的开放与凋零,只知道无聊时就会去打扰正在树上休息的蜜蜂;那时的我们不去关注林黛玉的忧伤,只知道灰姑娘有一双水晶鞋能帮她找到幸福;那时的我们不清楚这个世界上理想与现实是不一样的,只知道我们的梦想可以多得像漫天飞舞的肥皂泡……那个年代用“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来诠释我们再好不过了。我们会傻傻的瞎扑腾着羽翼未丰的翅膀去追逐蓝天上漂浮不定的白云。我们竟可以和谁都亲密无间、无话不谈。记得那个整天为我削铅笔的他?那个会把我背书包的他?那个等我一起上下学的她?那个陪我捉迷藏的她?

其实我一直都天真出现四肢抽搐,眼睛上翻症状,这是怎么回事?的以为,这些会是我们一辈子不变的习惯和生活方式。如果需要告别,那么仅仅是一段时间而已,等过了还是会回到那些日子的。但这只是我微渺的想象,而想象的速度永远也赶不上时间的速度。所以我们输了,输给了流失的光阴。岁月的风还是吹散了我和她们,和那个年代!成长换来的是从两小无猜到擦肩而过的跨越。

于是,就有了后来。后来,我们长大了。冰心告诉我们“童年是真中的梦,梦中的真”,《红楼梦》中告诉我们“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那漫天的肥皂泡破灭了,羽翼未丰的我们也一次次摔倒在地。就这样,我们开始了人生的花季、雨季。这时似乎天平的两头从没有等量过,失败大于成功,失望大于惊喜,失意大于得意;但为了中考、为了高考、为了梦想、为了关心着的人,我们生活得很努力很充实。虽然也会埋怨越来越少的周末,越来越多的烦恼,但这些应该是青春里必不可少的插曲。高中的校园里纯白的栀子花开了又败,败了再开。那棵繁茂皂角树,不知伫立了多少风雨?在暮色里,我站对着她发呆。谁喜欢了谁?她又牵起了她的患上羊癫疯会不会影响到生命?手?某某又从窗外走过?谁送的牛奶瓶在手中握紧?这埋藏在心底的一切如今都随着那棵树长成了参天的回忆。

如果仅仅有这个后来,或许我们谁都可以接受成长付出的代价,可惜人生没有如果,只有后果和结果。我们还是在不断的被迫接受人事的变迁和遗失,被迫的站在世界里目送一个个人的离开、一次次的曲终人散。又到了这个后来,也就是今天,春风依旧的拂过校园的每一个角落,樱花奋不顾身的开到了颓然,只是校园已不在是那个校园,要大得多,但装满了空虚;樱花也不再是那些樱花,要美得多,但无心欣赏;人更不是那些人,要多得多,但充斥着陌生。

各奔东西的伤感怎么也挡不住我们匆匆离去的脚步,曾经陪着一起笑过、哭过的她们,现在都在各自的天空下看华灯初上。曾说着陪你一辈子看人生繁华的那个人,也不知去了哪?又牵起了谁的手?又在谁的耳边说着“永远”。或许是泰戈尔说的那样吧:“生命有如渡过一重大海,我们相遇在这同一条船里,死时我们同登彼岸,然后又向不同的世界各奔前程”。什么时候?又什么时哪里看羊癫疯好候?心才能懂得,这时间的距离,可以消磨多少,两年?三年?甚至七年?弹指一挥间,往往是说没就没了。在你们一起走到的那个十字路口,一不小心,他怎么就突然转变了方向,不是牵得好好的吗?或许从古至今,花的堆积,叶的凋零,比我们想象的更为突然吧!可人的一生又能把多少个几年放在几十年的生命中来衡量呢?这样的衡量我们是分不出举足轻重的。年轻的誓言没有经住沧海桑田的变迁,要走的你挽留也终没有意义,就当一切都未曾开始过一样吧!自己还是最初的那个自己。没有谁要求谁必须陪谁一辈子。他消悄的消失,什么话也不说,就像他当初悄悄的到来一样。有些人,在生命里经过,其实就是一种幸福。别人不是这样说吗!“这一秒就成了下一秒的过去,既然很多东西注定要失去的,那么,我们唯一可以做到的就是不轻易忘记。我会把这段回忆封存在谁也触及不到的地方。

如果现在有人像以前一样问我:如果我们能把时间装入瓶子,那么,你最想做的事是什么?我想我最想做的事依然还是会毫不犹豫的保存每一个有他的日子。经过了那么多,也南通羊羔疯的专科医院成长了那么多。慢慢的才知道自己在慢慢的接受社会了,所以也慢慢学会了适应,更学会了一个人也要好好的走下去。人是需要纪念的,在纪念别人的同时别忘了纪念自己,有时候没有人会比自己更需要纪念。有人说得真好:与其匆忙的找一个不适应的人在一起,那还不如花更多的时间来等待一个对的人。是的,明天再明天,此后,寂寞的平凡中,去做一个麦田里的守望者吧!守候着远方那一片幸福。

我们常得到,常失去。在觅和失之间,我们太多人都忘了一种东西,它叫珍惜。如果可以,我愿意把寿命的三分之二折去,换得一个三分之一的零头来让人事不再变迁,或者变得更慢些,让我们有足够的勇气来承受,来承受那些迷失在岁月里的风。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