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邦无道 > 内容详情

滇东琐事

时间:2020-10-20来源:黑客情缘网 -[收藏本文]

  滇东琐事
  
  题记:一个人窝在工棚里,没有其他娱乐的,想想白天的事和浏览到的风景,如黑白电影,滤过喜与爱,沉淀真与情,做一些记录,证明我来过、喜爱过。如家、如村、如乡,凡是值得称颂的,必不遗余力爱之并发掘整理和传递……
  
  (一).滇东春天的幸福事儿
  
  不知道为什么,从我上个月来到地处滇东的放马田隧道工地上就一直不见下雨,差不多要满一个月了。如此少见不下雨的地方,我是第一次遇见,如果在家乡,这样不下雨,一定焦头烂额。幸亏每天都有灿烂的阳光从天空铺天盖地的倾斜下来,让人忘记了上一次的下雨究竟是什么时候了。没有蜀中盆地的密雾茫茫,也没有料峭的春寒,更找寻不到那一蓑烟雨的情深深、雨蒙蒙。整个早春,一直是这样的明媚温度,似乎感觉不错,棉被很干爽,心中亮堂堂。就是有些厌烦这儿的风,无处不在的西南风刮在脸上生疼,人在猎猎风中,一下子全是无遮无拦的感觉,看见天边飘荡的白云也和我一样,被风吹向遥远,吹到四方流浪。虽然春季,这儿的风很厉害,但是心情不好的时候,还是会去四周开满野梨花的山洼或坡地。这些野梨花生长在贫瘠少水的地方,前几天刚刚看见梨花泛白、含苞待放;树叶还是一点点没乍开的嫩绿,从细长的枝条上冒出来。不知生长了多少年的野梨树,比较高大粗壮。罗师傅说野梨花很好吃,把附近几十棵野梨树的花朵采下来,装上满满的一盆子,盛满清水,泡上好几次,捞起来用腊肉炒上几盘,让我这个邻居都“解馋”了好几回。遗憾的是娇嫩的野梨花的花期很短,没有等到几天时间,风儿不停的吹,吹落满树野梨花。走在路上,看见沟边、山梁,还有房前屋后的土坡上都是一片灰白。脚下留情,都不忍踩过,轻轻足尖下地,走在这片野梨树的小径上,心儿烙过花的飘零,情不自禁的想起远在天国的母亲。母亲在生的时候,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就算在生前最后几年里,母亲已经不便行动,当院子里的梨花、杏花飘落满地的时候,总要拿起小笤帚和端一小凳子,扫一块院坝,实在太累了就坐一会儿,一下午把整个偌大的院子清扫的干干净净。实在没力气往厝箕装这些落花了,放学归来的幺儿,第一件事就是把这些落叶用厝箕运到这些果树周围,再用小锄覆盖一层土。幺儿到城里来上学的头一天还在对他的堂妹讲:院子里的果树开的花要用土埋了,做成肥料很肥的,婆婆在生都这样做,所以咱们年年有香甜的柑橘和柚子吃,别忘了哈,把落在地上的花要收起来...是啊!落花满地、辗落成泥,花香如故,就像白发苍苍的老母亲,始终在我眼前浮现。又是一个野梨花飘落的时候,我在远方想起每一位亲人,花依旧飘香,在心中永驻芬芳...
  
  心中有花儿,自然心情会快乐好多,还有就是在工地上遇见了罗师傅。罗师傅是一位七六年参加铁道部队的铁道兵,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老铁路工人。经年累月都在工地上从事重体力劳动,虽年龄只有54岁,但看起来比较单薄、精瘦。春天里,我喜欢和罗师傅去山里挖野菜,一路上爬上小山岗,罗师傅指着放马田山脚下的那条铁路,笑呵呵的说:我与沾益很有缘呢,三十八年我们部队就驻在这山梁下面的小海子村,打山下面的隧道。那时候打隧道条件很艰苦,那有大型挖掘机和�b载机呀!那时讲究的是人海战术,一个营一个营的作业班,用炸药炸开岩石后,鸡公车、小斗车、或肩挑背磨,用比较原始的运输方式,硬是用三年多时间把山下面这条长3公里的洞子打穿。那时候的铁路尽量不穿村过寨,好多都是绕小山小梁迂回。你看嘛!以前铁路弯弯曲曲,像蚯蚓爬沙;现在高铁,遇河架桥,遇山打洞,而且桥墩都是从河谷打桩,你看现在的沪昆客运专线,真的是在半山中穿行,又直又宽,双线对开,牛哦!全用机械,你们小伙子来修铁路是来享福哦!那像我们前几十年,修大半辈子铁路,得一身病。你小伙子看嘛!我今天下午扯的地瓜藤,晚上煲水喝,清肺�痰,老了,一身机器零件都不正北京可以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常了…一边往回走,一边听老罗讲着话。天色更暗了,佝偻着腰的老罗在我前面走着、走着…更模糊了,擦拭了眼角的泪,明显是感动。心里还真的是五味杂陈,总认为自已孤独的在工地是最苦、最可怜的;想一想我的这些丁点苦算得上什么,只是没有践行与她朝暮相处的承诺,为了以后更好的生活,月亮呼唤着,还有满天繁星陪伴我,行进在一个人的路上,至少还有您,还有她远远看着。人在外,要自已学会照顾自已,病了,大山里还有草草药;心病了,自怨自艾,就没劲了…这是罗师傅与我各自回各自工棚时说的几句话,还叫我等会儿拿只碗去,喝几碗地瓜藤汤,每天在隧道时间长,清清肺上的尘…
  
  有罗师傅这样的亦师亦友,我在工地上还有好多,包括附近乡亲,都是比较亲热的。在这片春风里,徜徉在绿油油的田野中,漫步在桃红柳绿的村落里。小溪淙淙,从村东头的大山里走出来,带来甘洌,带来乳汁,把泉水叮咚送进千家万户;一头又一头的水牛山羊在溪边咀嚼青草,饮着一泓清泉;农妇在村西头,溪水的下游浣纱浆衣…正午到了,漂亮的洋房又见炊烟起,走入年有八十三的袁大爷家,看见袁大娘在淘洗土豆,袁大爷在土灶旁,搂着柴往灶塘里添柴。我进到门口,耳聪目明的已有八十一岁的袁大娘转身端出一张凳子,还急急忙忙用围裙把凳子抹了又抹,我把一瓶沱牌�D酒递给袁大爷,冲他们开着玩笑:我呀!真的是年三十晚洗�膝盖了,好有口福哦!还真能赶上大爷大娘家的晌午。大爷大娘很是欢喜,大爷说:你昨天就说要来看看我们吃啥,我昨天就把腊肉从房梁上取下来,泡了好几个小时了,还换了几次水,等一会儿就能吃上我们这儿不咸的腊肉和蔬菜。一会儿功夫,桌上八个碗里盛满了5样菜,3碗饭。有素炒土豆泥、红烧肉和豆腐,还有新鲜嫩胡豆,嫩豌豆,再就是一大碗我们哪儿叫鸡脚菜,这儿叫苦菜的清汤。我刚要动筷子吃米饭,袁大爷端出二两荞麦泡酒,放在桌上时,还从他杯里匀了一些给我。大爷说:这坛老酒,是用新鲜的松茸菌和上好的荞麦酒泡制而成。其泡制松茸菌前,包括清洗菌丝都用酒清洗的,所以喝了这酒,强身健体。老婆不在身边的,更要少喝,只能喝养生酒,不能按保健功能喝。你小伙子体重180多斤,块头大,喝3两没问题。我接过袁大爷递跟我的酒杯,一边像袁大爷一样,一颗胡豆、豌豆一口酒,慢慢细嚼,口口慢品。袁大爷几口酒下肚,话也多了起来,还聊起我相当感兴趣的话题:如何养生?如何长寿?袁大爷说:我不懂啥大道理,每天早上五点就起床,早餐一般豆瓣酱和稀饭,有时候也吃包子馒头;中午小炒几个菜,一般不咸不淡、少荤多素;晚上吃上一小碗清汤面,量顶多二两;白天平时我放放牛,你那裹脚的大娘在院子里伺弄那块菜地,扯草草喂鸡鸭鹅,洗衣煮饭;晚上咱老俩口在一床上搂着睡觉,六十五年除了去老岳母家没住在一块,其余都没分开。在年轻的时候,咱们这儿没啥娱乐滴。晚上天没黑就把晚饭吃了,猪牛羊喂好,就没其他事了,只好洗脚上床。人哪年轻真好,像你这个年龄,我都有六个娃娃了。生到第九个,我都满四十五了,不结扎的话,肯定还有一群崽生下来。我们都是吃玉米、士豆和�L麦、大米,喝一些松茸泡酒,白天干活不累,晚上耕地也不苦,几十岁的人了,都还想耕这块土……当袁大爷说完后面带有调侃的话时,袁大娘脸上开满了桃花,我也不禁笑起来,乐呵呵的说:食色性也!吃五苦,喝美酒,一边耕种一边放牛。晚上还有大娘为你煨脚,这样在一起,怎么不幸福呢!当挟完最后一颗土豆泥,吃完最后一颗米,喝完最后一口汤,我摸着发饱的肚子向大爷大娘道别:大爷!大娘!我回了,我今年不说,明年也要回家干农活,抱老婆,带孩子哦。乘着热乎乎的酒劲儿,迎着和风拂面,我往工地走去,也把我在滇东春天的幸福事儿勾勒于心底,留下一片片美好的记忆。
  
  (二).滇东夏天,我们在一起
  
  不知不觉,到了这个夏天,四周都冒出一片热气腾腾,越是这样引起抽搐的原因有哪些地方,铁皮棚子里越是没有办法呆下去。幸而,滇东高地,在灼日的燃烧下,还会刮过一阵阵风,行在户外,还能感觉凉快好多。所以,午饭时宁可站在户外,端着大碗吧唧吧唧吃着米饭,也比在饭厅里吃饭要爽歪歪。说真滴,热的无处安身,一吃了饭就躲在隧道口,享受风儿轻轻吹,不管粉尘的亲密亲吻,也不管大型风机的贯耳聒噪,两眼半睁半闭,享受内心深处的这一份寂寞。让心归至宁,让眼前的一切自然发生;无论炎凉、无论风雨,把仅存于心坎深处的微凉持续下去。都说半夏微凉,但已离已弃,在滚滚红尘中的人,都或多或少感觉到猝不及防,只是一晃神就被夏天热浪冲击滴支离破碎。我一个人,在工地上形影相吊,大多数时间都是百无聊籍,但滚滚热浪蒸透内心的空虚;正在流淌的汗水,酣畅淋漓的奔袭,越是这样,身子里越是明显感觉岁月带给我的不仅有凄凉,也会绝境逢生的感觉,会焕发一种生命的张力,让一份苦笑也有了温度。走在夏天开满鲜花的路上,绿树繁花,绿叶婆娑,脚底板添劲、生力,工作在手中,微握双拳喊加油,让心生微凉吧,心儿不再彷徨!咱们欢度夏天吧!接受四季的风云雷电,再也不要画地为牢,再也不要止步不前;开心走在风雨中,一边度过时光碎影,一边欣赏绮丽风景。好好生活着,开心的过着日子,无论苦多、累多,人生还未过一半,年轻的心儿也未走远,未尽的期望着,总是会充满欢喜,工作和生活在彩云之南,找寻到了心的方向。不说玉龙雪山的神山圣山,也不说大理的暧昧和悠闲,只是在工作之地的珠江水的源头,你会更加亲密山与水,花与草,这些享受阳光和雨露,滋润心坎,养眼滤心,让心和珠源水一样,晶莹剔透和汩汩流动,自然优美于心,化作甘甜,慢慢走,静静看。虽然生活中一个人的心很累,但工作就是这样,每天在隧道中进进出出,不说枯燥,也不说环境,只是数着一步一步的步伐,丈量长度,聆听脚步,就这些会告诉我:不曾停歇……当然,在过去的日子里,遇到的事,想到的问题,清清楚楚让人明白人生有许多无奈,真想找到一个地方可以不要为生活而发愁;只是平平淡淡,不要为别人,也不要为自已,只是为了快乐而真正的快乐;就目前而言,心还在迷失中,为找一个出口,为自已心有小憩的地方,还要继续行进在坎坎坷坷的道路上。有很多不顺利或不如意的事情需忍受,需坚持、坚持、再坚持。不会相信俗命的安排,向天再借五百年,在现实的壁垒前,我不会躲在奔驰车里哭泣,也不会骑着自行车微笑,只是很想行进在希望的田野上。听着那首《春天里》的歌曲,心有纵横阡陌,心藏五谷丰登,一路前行,又在彩云之南的田野上找寻夏天。
  
  这几天连续下了大雨,丰盈的雨水冲涮大地,也滋养着大地。迎着丝丝微风,呼吸着雨后清新的空气,耳听松林中阵阵喃哺鸟语。放眼看如黛远山,近赏山岭花开,满眼都是润心的风景,不能不说这是一件令人赏心悦目的快事。对面山�Y�Y上一大片一大片的玉米地,雨水让苞谷秧秧喝饱了水,又把叶儿焕青了,舒展着身子在拔节上长;最惹人眼馋的是山洼边那些颜色各异的果子,看了口水长流。是呀!那一丛丛野杨梅树,在茂密的枝叶上缀满了或红或黄的果实;一棵又一棵油桃树,从枝枝叶叶里冒出红彤彤的油桃,就像一串串小红灯笼,挤挤挨挨,嘟噜嘟噜的。还有家家户户的菜园里,长满了嫩嫩菜叶、青青白菜、鲜红番茄,还有散发清香的香菜、香葱、蒜苗……另外,顺着架子一个劲上窜的豆荚、丝瓜、苦瓜……都铆足了劲,攀缘上爬。看着夏天的蓬勃生长的势头,看着自给自足的田园生活,我会想到等我老了,一定要回到生养我的家园,好好享受自然,好好享受美丽的田园。
  
  心在南山下,梦在田园中,有一份属于自己朴实安静的日子,已经离开我很久、很久…现在工地上,虽然双耳充斥聒噪,双眼扑满尘嚣。但属于我一个人的远方,站在山岗上远望散落的村居,看见纵横阡陌上,走过的肥鸭、大母鸡,还有牛羊…又见炊烟起,想像灶堂中麦杆在噼里啪啦燃烧,想如何治疗颠娴病起妈妈在灶台边忙碌。粗糙的手,端一个粗瓷的碗,装满香喷喷的饭菜,看着我狼吞虎咽的“馋嘴”模样,妈妈流露出爱怜的目光,至今还在我心中留下亮堂堂。那样平常的傍晚,不再有了,因为妈妈在天堂去了,离我们太遥远,我再也看不到妈妈;现在离老家的距离越走越远,好难回家,太多的牵牵绊绊,套住奔波的脚步,只有梦里头,牵挂着家乡那些丰收的田园…
  
  这个美好的田园在云南,我也看见,就像现在夏天的雨水,如期而至,让刚刚上升的气温,有了缓慢的脚步。今天微凉,半阴半晴的天空,陪着大片野杨梅,一起快快成长…
  
  (三).滇东的秋天,去年曾收获
  
  今天,迎着风,沐着阳光,又来到长满油松的山岗上。在云贵高原的滇东沾益大山里,处处皆景都美丽。清丽的山,在蔚蓝的天空下,一山一水描摹出山水的温婉。那些不起眼的枯草,还有间杂其中的花儿,在风中摇曳。远山如黛,峻峰秀岭,边陲之地;近溪如玉,晶莹剔透,穿镇过村。一路风景,勾勒自然的神奇,静享如诗如画的景色,留恋忘返。一个人在这儿,常常把心中的“亚力山大”释放;庆幸这片山水的接纳,让我迅速忘掉近千米隧道的强粉尘、高噪音,这些绿树青山为我洗肺静音,让我享受难得的安静、恬淡。这些劳逸结合的方式,让心境更净,岁月流转,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隧道在大山深处,一天山2—3米的速度掘进;而我在劳累的工余,让山川草木涤荡着我这颗尘封的心,会存留那一抹纯真的自然之美。立在猎猎风中,随风飘荡的思绪,请把我带回西蜀故乡,能够想像老父亲站在院坝外的柚子树下,会多么寂寞滴把我牵挂……其实我也不想走,我也很想留,守在那片夕阳中,陪着父亲慢慢变老。可是作为一个“纯农村青年”,无一技之长,少年就在外务工磋蹉跎,到了现在,在农村不会肩挑,也受不了背磨,种些庄稼,还养不活自己,所以只能远离那个虽然贫穷还不失温暖的家,一个人远涉千里,下着苦力,去养活这一大家人,在这陌生的大山里,找寻修复寂寞的钥匙,在夕阳的余晖里,踏着野花的芬香,长长的身影隐在那山那脊梁上,多想和她一起手牵手,因为最美最幸福滴事就是和你手牵手去看那一缕缕晨曦;在夕阳落坡的时候,还是牵着你的手去看那似火晚霞。但在这陌生的松树林山岗上,厚厚的针叶又多了几层,岁月如山涧的那一泓溪水,无痕无迹的流淌远去。远望,夕阳西下,多少回忆如山水如画,一卷一轴打开,跟随着红尘沉淀,挥笔之余,全是你的影子,回忆如昨,久久不能忘记在一起的难忘演绎。匆匆一别又有两月,茫然中,回梦里,一如沉醉的迷惘,今昔已分别,现实是很难相聚。辗转多少岁月,情深几许,这尘世的伤别离恨,有过泪的划痕,不再落笔,因为这种酸梦做离别不言而喻。想起你我当初的回哞,思念悠悠如雪,又覆盖了多少伤悲,情殇时,回忆里,悬挂了沉甸甸的挂念。这些世间离愁,回忆总是如此不堪落寞,又岂是悲欢离合?特别是年关相近,最伤离人心,看着别人的双双家返,听着别人返家的轻快脚步声,眼角涌出泪痕,依旧冷若冰霜,黑夜总是如此怅惘。夜未央,花在为谁开?谁还在为谁怜?花落时,你又在何方?转角处,是否有你的期待。夜幕已经降临,工地上已经点亮灯火,如想你的那双眼睛,在黑夜里回荡,扯不断,回忆中散乱。执笔相语,断续着泪,轻淌着对你的眷属,把思念写在空白处,像滇东的蓝天白云,消融如是悲凉。但愿今夜梦中相见,回忆是那么清晰,思念会停止憔悴,托梦而圆,写断了思念,空白处,等着我一生、来填。口占一句:川滇距千里,相见未有期。握手一长叹,泪为因别离。努力爱着你,莫忘欢乐时。嘉会难再遇,随时长相忆……
  
  (四).滇东的冬天,送来精灵白雪
  
  滇东初雪,局部暴雪,在沾益小海子山上,现在一片白雪茫茫。纷纷飞飞的雪花落在松针叶上,缀在松果仁里面,相当好看。枯草被白雪覆盖,留下星星点点,把这癫痫病发作前的征兆一片装扮的相当养眼。雪花还在飘,落叶缤纷,红叶、绿叶相间,雪花覆盖上面,又晶莹又剔透,让雪花添加了不少生动。又来到放马田山岗上,拈一指雪花,撩开了滇东之冬的面纱。想想,远山昨日都是满目黛绿,而现在都是深褐的颓败。因为雪花飘落了,都已经羽化成人间天使,翩翩而至;又涂白了岁月和记忆,在呼吸的清润感觉中,面对一树寒媚,让生命在点点滴滴里得到了质的提炼,有些感悟,那就是头脑愈加清醒。总不会错过霜花掩尽在松针叶上的美,也忘不了在工地上过着苦涩的日子,因哥哥送的一件寒衣,又分明生动几分,让心泛起温暖的涟漪,记忆变的深刻,温暖也会延续。风过雪落地,水凝入心底,在飘零中嘎然而止。无声、无色,又无再生的痕迹,一切如故,这样的季�K有风有雪,总是会升腾久违的温度,一种念想于心,一些幸福回味。此时此刻,不会感觉时光老去,风儿依旧在长空飞舞,把一颗年轻的心再次叩动。雪花在傍晚到来的时候,越下越大。躲在工棚的窝子里,启动取暖嚣,不到五分钟,有种暖意透过被子,从冻麻的脚底传递一份活力。在平时有十几度的日子中,还真的没有感到取暖器的作用。现在想一想,说明对比更能得到实质。心有千念,还想拈雪,雪有花瓣,飘落心坎,朵朵菱形的雪花顽皮的钻进我的颈项,抵挡不了我的温柔,化作一滴清凉的水珠,涤荡内心的喧嚣。这个冷天的早上,一点都不想起床。大清早就听见工头那公鸭般的声音在铁皮棚外扯起喉嗓吼吼:工地工期紧,今天不得放假,所有人不得请假,谁旷工的,扣三天工资……我赶紧捂上耳朵,扯起铺盖蒙头睡。但是老孙、老张还是发出蟋蟋蟀蟀的穿衣声音,逐渐,三三两两的都起床了。靠近门边的老王穿好衣服,抱着长长的水烟筒,一边咳嗽,一边呼呼的吸着烟。刚刚我睡在老王对面床上,出去刷牙漱口的一掀开门帘,呛人的烟味扑鼻而来,受不了,套上衣服就脱门而出。工点上陆陆续续有人从饭堂上拿上馒头,一边啃着一边进隧道了。紧接着大型风机的轰鸣声,三里之外都听得见,开装载机和挖掘机的年轻师傅,把油门踩的一到底,从我们身旁啸而过,一边骂这些开魔鬼车的杂种,一边又无可奈何。中午时候挤在饭堂看新闻,全国各地都是歌舞升平,在习大大领导下,大家都吃着庆丰包子一样开心。而我看看小张碗里,还剩了半碗白菜梆子,我的碗里,也还有半碗土豆疙瘩。现实如此,消受不了电视中吹吁的美好中国梦。我的梦在哪里,在哪一张薄薄的回乡车票,要和家人在一起,那才是最安逸滴。当然,也有老何绘声绘色的讲着昨晚的“乐子”。在昨晚那个个冬夜,雪花飘落的一张又一张,真像鹅毛。气温也冷的彻底,酒吧外,霓虹灯在不断闪烁,但并不代表能增添一丝温暖,守车的保安在没遮没挡的阶沿上走来走去,抗拒这冰冷的不是玩意;那夜光中刺眼的雪花飘落在夜行人的头发上、眉毛上,冷的跺跺脚、搓搓手、在清冷大街上深一脚、浅一脚的小跑着。酒吧里,歇斯底里的干嚎,不绝于耳;娇滴滴的靡靡之音,在灯红酒绿酒池肉林中之中频频传出几多香艳,膨胀许多邪恶和欲望。是夜,雪花还在落,吱的几声,酒吧大门走出一对搂搂抱抱的男女。明显喝高了,女的抱着男人的半边肩膀,还在继续吆喝要喝。浓浓的妆扮,眼睫毛很长,眼瞳看起来也很大、半边露着的酥胸,被这个男的双手挤来挤去,明显这个女的大得太假。眼睛一看都装的是美瞳,睫毛也是粘贴的,那脑部肯定是垫的硅胶。男人半搂半抱,踉踉呛呛走进了大雪纷飞的大街上。雪花落在这对被情欲焚烧的男女身上,本来都消失在街口转弯处,突然,只剩下那个女的一个人蹲在哪儿干嚎。好事者围上去,那个女的在雪花中,花容失色,但爆粗口还挺厉害,一个劲儿的还在骂:日妈的,还嫌老娘老了,这狗日的雪花,把我画好的妆都弄成丑八怪了……看着这个幺精,看着前面雪地中独行的酒鬼,看看还在落的雪花,是不是想掩盖这丑陋的世界……
  
  消水白鹤飞
  
  2014.0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