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邦无道 > 内容详情

[民间故事] 永远抓不住的人

时间:2021-10-06来源:黑客情缘网 -[收藏本文]

  草上飞是个令州府衙门相当头疼的人物,因为他性如烈火嫉恶如仇,专跟官府作对,偏偏来无影去无踪,手段高强得不得了,官府想尽百般计策也动不了他分毫。坊间传说他会轻功,走高墙大院如履平地,又说他擅使江湖失传已久的缩骨功,有时官兵明明已团团包围住他了,他却从两��宽的墙夹缝中逃之夭夭。至于真相谁知道呢,反正有一件事是明白无误的:官府叫他江洋大盗,老百姓却偷偷叫他侠盗。这是一个永远抓不住的人,但愿永远不要被抓到。
  
  这天天都晚了,宜安城里一家白水羊肉馆内还有两位客人在喝酒,这两位客人各占了一张桌子,看来他们并不相识。掌柜是个老头,不停地打哈欠,可这两位依旧一边吃肉一边喝酒,谁让这儿的白水羊肉是全城最美味的呢!
  
  就在这时,东首的客人站了起来。他是一个黄面皮的瘦子,个子不高也不矮,摇晃着身子,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显然对羊肉美酒相当满意。他酒喝得有点多了,以致于说话都有点含混了:“老掌柜的,结账!”
  
  老掌柜一听如闻大赦颠痫吃哪些东西可以好快些,这位爷总算要走了,忙跑过来说:“客官吃好喝好了?嗯,一共是一两银子。”
  
  瘦条汉酒气冲人,耷拉着眼皮伸手到怀中摸银子,忽然手僵住了,又摸了摸,说一声:“不好,银子没带。”
  
  老掌柜一听就把脸沉下来了,说:“我说客官,我好吃好喝伺候你半天,原来是吃白食的啊?这么着你可不对了。”
  
  瘦条汉尴尬得不得了,正不知所措,另一张桌子上的矮胖子开腔了:“老掌柜的,谁还没有个为难的时候啊?这位朋友的账,我来结好了。”
  
  老掌柜听了瞪了瘦条汉一眼,说:“您瞧人家才是真汉子,哪像你!”
  
  瘦条汉哈哈一乐,对矮胖子说:“朋友,不用你付,我草上飞从没做过丢人的事,这回只不过银子花光了而已。对我来说,别人兜里的银子也就是我的,伸手即来。老掌柜的,你信不信我?信我的话,暂且记账,日后我一定加倍偿还。”
  
  矮胖子一听眼皮跳了一跳,老掌柜的早已失声大笑起来:“你说你是谁?你杭州癫痫病医院在哪里?是侠盗草上飞?哈哈,我还是海内游、天上漂哩。”
  
  瘦条�h一咧嘴,这时老掌柜紧接着又开口了:“不过,就冲你敢冒充草上飞,我还真信你一回了,谁让他是位侠盗哩。行,我记账,不过欠据得由你来写。”
  
  老掌柜说着拿出纸笔,瘦条汉接过来一挥而就:草上飞欠银一两。谁知老掌柜接过欠据并不收起,而是高高张贴起来,说:“我就这么贴着,总有一天草上飞会听说这事的,那时他自会找你算账。是的,草上飞一定会到我这来,据说他最爱吃白水羊肉了。”
  
  瘦条汉听了一拍大腿说:“把我欠据公开示众?嗨,这才叫一分钱憋死个英雄汉哩。行,就这么着了。”
  
  瘦条汉说着转身出了羊肉馆,一摇一晃地走着。当走到黑暗处时,头也不回,断喝一声:“你跟着我干什么?”
  
  身后那人现身了,竟是刚才羊肉馆内的另一位客人,矮胖子。矮胖子见自个被瘦条汉发现,出人意料的,竟“扑通”一声当街跪下,叫道:“大侠,宜安城百姓身家姓命就全在大玉溪癫痫治疗医院好不好侠一人身上了。”
  
  瘦条汉缓缓掉转身,夜色中双眸精光四射,问道:“你叫我什么?”
  
  矮胖子说:“我叫你大侠草上飞。”
  
  瘦条汉问:“你怎么认识我的?”
  
  矮胖子说:“刚才在羊肉馆不是你亲口说的吗?”
  
  瘦条汉气乐了,说:“酒话你也信?那是逗老掌柜的哩,我只不过想骗一顿吃喝而已。”
  
  矮胖子正色言道:“我不知道你骗没骗人,如果你不是草上飞,就当我没说;如果是,那你来到宜安城可太及时了,因为宜安百姓快要大祸临头了。”
  
  瘦条汉问:“怎么个快要大祸临头了?”
  
  矮胖子说:“宜安县新来了一位知县,这位知县原本在别处时,是个横行霸道横征暴敛的贪官,人送外号‘三尺深’,意思是他到哪任职,必刮地皮三尺。现在他到宜安县了,宜安百姓哪还有个活路?大侠,你可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
  
  瘦条汉不动济南癫痫病医院排名声色:“我怎么能相信你?”
  
  矮胖子说:“大侠今夜不妨潜入县衙一观,我相信此刻那狗官正在银库之中,实际上那狗官每天夜里都要巡视一番银子才能入睡。你只要一看到银库内银子有多少,就知道我没说假话了。”
  
  瘦条汉眼一亮:“有这事?”
  
  矮胖子叩头如捣蒜:“宜安百姓就仰仗大侠了。”说完头一抬,眼前瘦条汉人已没了。好快的身手!
  
  第二天一大早,宜安城突然曝出一条吓死人的大事:新任知县死了,被人一刀砍下头颅!
  
  这还得了,一时间上下震动,官府正全力侦察,第三天再次全城哗然,那位老掌柜的白水羊肉馆门口有人贴上一张纸,上面墨迹淋漓地写着一列字:我杀错人了。草上飞。
  
  这么说是草上飞杀死了新任知县?杀错了是什么意思?他又为什么公开承认?而老掌柜更是大吃一惊,这张纸上的字跟前天夜里那个瘦条汉的字一模一样!这么说瘦条汉真是草上飞。